上周,一则“D站”创始人被捕的新闻冲上了新浪微博热搜。不少网友惊讶,“D站”是个什么站,怎么看起来和B站这么像,怎么突然就火了?吃瓜群众一脸懵的同时,也有部分资深二次元粉对此唏嘘不已,D站虽然在圈外名声不显,但确实曾给国内的动漫迷们带来了不少快乐。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检察院披露的案件信息显示,D站创始人温某某从2015年起通过D站,免费为网站用户提供最新日本动漫作品。期间,温某某成立了相关科技有限公司,并雇佣犯罪嫌疑人郑某某、林某和黄某从事免费动漫视频播放和广告招商。截至案发,D站播放侵权动漫作品200余部3000余集,其中包含《黑社会的超能力女儿》《龙王的工作!》《混沌之子》等热门日本动漫作品。

2015年时,B站虽然还不像现在这样火爆,但也已经名声在外。D站的域名是,再加上其“嘀哩嘀哩”的名称,同样以二次元内容为主的弹幕视频网站,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在“碰瓷”B站。裁判文书网显示,B站曾以D站侵犯商标权,构成不正当竞争为由向上海杨浦法院起诉。之后,D站提起管辖权异议诉讼,今年2月,上海知识产权法院裁定杨浦法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驳回D站的诉讼请求。如果不是此次D站创始人被捕,也许不久之后我们就会在法庭上看到B站状告D站的场景。

在2013年之前,“新番”这一概念在国内尚未广泛普及,人们对动漫的理解要么是给小孩子看的动画片,要么是《名侦探柯南》《火影忍者》等为代表的长篇动漫。事实上,国内的动漫迷主要受日本影响,而日本每年1月、4月、7月、10月都会集中上映一些新的动漫作品,这些动漫时长相对较短,一部只有十几二十集左右,被称作“新番”。早期,如果想看某部新番,国内多半没有正版,看各字幕组上传的盗版才是常态。2009年成立的B站上就有许多这样的视频,加上国内独有的无广告和弹幕功能,积累了众多用户。

随着时间推移,人们逐渐发现,原来这些新番不乏精品,在国内也很受欢迎,是一片巨大的蓝海。于是2013年起,当时国内几大视频网站如优酷、土豆等开始大规模购买新番版权,B站也在2014年推出新番计划,购买正版动漫,并逐步清理网站上的盗版视频。

一向免费的B站也开始收费,加上当时B站财力较弱,买不到一些热门作品的版权,引发了部分用户不满。此时,有一个和B站高度相似,还不用付费、啥都能看的网站出现,这些用户自然转投D站,给D站带来了一定的人气。

从这点来说,D站和B站的起步方式有点类似。但2015年和2009年,对中国的二次元来说是两个不同的时代,也因此,起步时间不同的两家网站走向了不同的发展轨迹。

熟悉二次元的读者都会发现,今年已经有两个知名动漫网站创始人因侵犯著作权惹上麻烦。一个是正在办理中的D站案,另一个是已经宣判的鼠绘漫画案。今年4月,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鼠绘漫画创始人王某某侵犯《航海王》《排球少年》著作权一案,并当庭判处王某某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两起刑事案件无疑是给所有盗版网站敲响的警钟。

在前些年,二次元文化影响还不是很大的时候,盗版确实是一个普遍现象。毕竟当时国内没有版权方,外国企业想要跨国维权,成本实在太高,往往不了了之。但是,随着互联网普及,越来越多动漫作品被引入国内,二次元、动漫正逐渐脱离原本的“低幼”等标签,成为一个强劲的经济增长点。新华社曾援引市场研究机构艾瑞咨询发布的数据,2018年年底,中国泛二次元有接近3.5亿用户,在线亿用户,动漫产业总产值超过1500亿元,在线亿元。

如此规模庞大的市场,如果再像从前那样无序竞争,长久来看显然不利于行业发展,也不符合我们国家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方针。因此,我们看到老牌二次元网站如B站坚定不移推行正版化,坚决切割过去的盗版行为。腾讯、爱奇艺等主流视频网站也纷纷加入买番大军,让国内观众都能看到优质作品。用户也普遍认可了付费观看这一模式,“大版权时代”已经来临。

事实上,D站并非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只不过他们在发展过程中,走上了一条常人难以理解的道路,最终没能抢到这个时代的入场券。

对于国内的视频网站来说,如何把吸引来的用户流量变现一直是个难题,爱奇艺、腾讯视频这样的头部视频网站至今还在亏损。

B站的选择是推出大会员,同时将业务从视频全面推广至漫画、游戏、周边、线下活动等诸多领域。立足二次元、全方位发展给B站带来了巨大回报,2018年3月28日,B站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敲钟上市。招股书显示,2017年B站总收入24.68亿人民币,其中游戏收入占比超过8成。当时,B站还被戏称为“一个视频网站最终却靠游戏上市”。但无论如何,B站在一步一步走向正轨,影响力不断壮大。

看着B站越来越风光,D站也想有样学样将流量变现,毕竟有钱了才能去买正版,谁都知道靠卖盗版总有一天会被抓。

最初,D站注册成立了公司,拿到了几笔融资,也买过一些正版作品。2018年,创始人温某某还作为青年企业家,在一个财经论坛上接受采访,大谈二次元文化。虽然和B站名字相似的冲突还没有解决,但B站其实也改过名,看起来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可是到了2019年,D站的画风变得有些奇怪,他们不好好钻研二次元了,开始炒作起虚拟货币。

目前查阅到的资料显示,D站发行的虚拟货币叫“DILI”,名义上只在海外发行,共募集了5.2亿资金。然而,“DILI”币开盘就暴跌,从此就躺在谷底再没起来过,发起募资的另一位D站创始人也被立案侦查。D站还不死心,又在国内搞了另一个叫作“女仆钱包”的虚拟货币,结果可想而知。

经过这一番折腾,D站在自暴自弃的路上越走越远。正版也不买了,盗版倒是越来越肆无忌惮,不少用户发现,打开D站的视频,赫然能看见B站的水印,连马赛克都懒得打直接照搬。这也难怪创始人被捕后,D站员工会使用官方微博账号吐槽,“被抓真是活该”“真该被抓,就可惜了还有工资没要回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