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张灵甫杀妻一案,民间流传着多个版本但都情节类似,其杀妻的原因不外乎是因为他怀疑妻子出轨,便怒发冲冠枪杀了妻子。

“张灵甫的婚姻有过不幸,也有过幸福美满的好时光……有一位太太是被他亲手枪杀的,以前传言他轻信别人笑话,怀疑太太不贞而杀死她,那是不确切的……”

王玉龄是张灵甫的第三任妻子,她是湖南长沙人,家境较好,祖辈是清朝的尚书和两江提督,父亲也曾是军人,早年间毕业于保定军官学校。

1945年秋天,王玉龄跟随家人回到了长沙,这一年她刚刚17岁,正值风华正茂。

这一年,她也见到了自己一生的伴侣张灵甫,有一天,王玉龄在理发店理发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奇怪的男人,这个人就是张灵甫。

他透过窗户看到了王玉龄,于是便走到了店里来到了王玉龄的身后,就从镜子里直勾勾地盯着他看。

王玉龄看着这个奇怪的男人感觉到莫名其妙,于是便横了他一眼。没想到就是这一眼,便让张灵甫深深沦陷。

后来张灵甫告诉她,如果当初不是王玉龄横他那一眼,而是冲着他笑的话,就不会追她了。

那次见面之后,张灵甫便对王玉龄展开了攻势,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哪能顶得住这番攻势,就这样,两个人互相产生了好感。

两人交往了一两个月之后,张灵甫便来到了王玉龄的家中表示要结婚,当时母亲对此人的来历尚不明确,于是说要找个人保媒才放心。

于是,张灵甫便找来了当时的湖南省政府主席薛岳。就这样,王玉龄与张灵甫订下了婚约。

因为新郎和新娘是要早到一天的,但就在他们准备去上海的时候,蒋介石却给张灵甫打去了电话,表示有急事要找他。

办完事情之后已经不早了,于是他们只得在婚礼举行的当天赶往上海,当他们赶到才发现两个人结婚的服装都不合身。于是张灵甫只能向在场的好友借了一件衣服举行了婚礼。

然而就在婚礼进行时,张灵甫再次接到了的电话,要他明天一早去见蒋介石。当天晚上,匆匆结束婚礼的张灵甫带着新婚妻子踏上了开往南京的火车,在火车上度过了他们的新婚之夜。

婚后,两人也曾度过了一段幸福平静的时光,那个时候国共两党的关系不再那么紧张,因此张灵甫也有更多陪伴妻子的时间。

王玉龄偶尔也会回一趟娘家,张灵甫尽管不善于言辞,但还会间接地表示自己的不舍。

有一次张灵甫不在家在外接到了一封匿名信说他的妻子穿着奇装异服,招摇过市,张灵甫便在上面批了一句话: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我很高兴有你这样的好朋友,知己,能够为你着想!但是我不能够原谅我的丈夫对我不信任,我要跟你离婚。”

张灵甫看到信件之后为自己的错误举动而懊悔不已,遂立即赶回家中安抚妻子,向她道歉。

当时王玉龄正在气头上,也不和张灵甫说话,而张灵甫站在那里就一直敬礼,手也不放下来。

王玉龄问他我又不是你的上司,敬什么礼?张灵甫的回答才让王玉龄感觉到对方是真的在乎自己,张灵甫说道:“你不原谅我,我的手就不放下来……”

多年以后,王玉龄仍对这一幕记忆犹新,每当她回忆起来时,总能沉浸其中,细细地回味着当初的甜蜜。

在谈到张灵甫的感情生活时,王玉龄这样说道:“张灵甫的婚姻有过不幸,也有过幸福美满的好时光……有一位太太是被她亲手枪杀的,以前传言他轻信别人笑话,怀疑太太不贞而杀死她,那是不确切的……”

尽管两人的生活非常甜蜜,但在王玉龄的心中总有一个结,张灵甫的妻子吴海兰究竟是怎么死的,她怎么都不敢相信对自己这么温柔的丈夫会杀人。

据说,吴海兰是张灵甫的第二任妻子,两人认识也是经人介绍,当时在1934年,张灵甫在四川广元驻防,当时吴海兰是一位非常知书达理的女子,亭亭玉立楚楚动人。

同年,两人就结婚了,对于吴海兰,张灵甫给予了极致的宠爱,为了让她的婚礼举办得风光一点,张灵甫更是派人到成都定做了12双皮鞋,又请了广元最好的厨师,又派了不少士兵来撑场面。就这样,吴海兰风风光光地出嫁了。

婚后两人琴瑟和鸣感情甚笃,成为了人人羡慕的模范夫妻,张灵甫的同事有时还会来到家中吃便饭,期间,吴海兰还会为他们来一段川剧清唱来助兴,大家都羡慕地说道:“张团长有福气,娶了一位好太太。”

当时的张灵甫性格比较偏激,心胸狭窄,有一次一位副官从老家探亲回来,张灵甫就向对方问起了家中的情况,询问自己的妻儿可好?

看着张灵甫认真地表情,副官遂生出了一个想法和他开了个玩笑,故意说道:“我看见在电影院门口,你太太穿着旗袍,还有一位西装革履的小后生,两个人可亲热哩!”

那段时间,张灵甫一直闷闷不乐,脸上再也没有了笑颜,他本想提出离婚,但一想又担心自己成为别人的笑柄,于是,只好等到春节,带着手枪回了家。

丈夫推开门走进家之后,嘘寒问暖,而张灵甫却铁青着脸一句话不说,看着妻子忙前忙后,张灵甫越觉得妻子是做贼心虚。此时的他急中生智,计上心来。

他对吴海兰说道,自己想带她回去看看父母。就这样,吴海兰跟着丈夫回到了乡下老家。

回到老家之后,张灵甫就对吴海兰说自己想吃饺子,让她去摘一些韭菜来吃。吴海兰也乖乖听从丈夫的话去到了韭菜地,她怎么都不会想到丈夫要在这里对她下毒手。

张灵甫紧随其后,等到妻子蹲下摘韭菜时就从其脑后开了一枪,可怜的吴海兰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变成了孤魂野鬼。

张灵甫枪杀妻子之后,没有掩埋尸体,就匆匆返回了部队。那一年,吴海兰仅仅只有18岁。

张灵甫杀妻的消息不胫而走,很快传遍了西安。当时吴海兰的哥哥得知妹妹的死讯也立即赶到了西安,向法院起诉,希望严惩张灵甫。

然而,国民政府却对此一直不当回事,那个时候张学良驻守西安,担任剿总司令,一位好心人士便将吴海兰哥哥的状子交到了于凤至的手上。

于凤至生性率直,得知吴海兰死亡的真相之后又悲又急,似乎女人对待同性有着天生的共情能力。于是,于凤至便将状子交给了丈夫,希望他能够对张灵甫实行应有的惩罚。

宋美龄得知此事之后也义愤填膺,便告诉了蒋介石,蒋介石也立即下令将张灵车撤职查办,押送南京。

因为没有人押送,张灵甫只得自己去南京,路上他一人辗转各地,终于到了南京,当面说清楚的自己杀妻的理由,但蒋介石也并没有将他放在 眼中,于是便下令,把张灵甫关入监狱,判处十年监禁。

张灵甫在监狱坐了一年多,直到七七事变之后,南京政府下令,所有服刑的官兵,除政治犯之外,一律释放并恢复职务。就这样,张灵甫重获自由。

张灵甫上司王耀武也向蒋介石求情,现在抗战需要像张灵甫这样的人,不如让他出来戴罪立功。蒋介石同意之后,便将张灵甫秘密释放。

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只是民间流传的版本,所以事情的真相也只有王玉龄和张灵甫知道。

王玉龄和张灵甫结为夫妻之后,一直在想方设法想要让丈夫主动说出这件事的缘由。于是有一天,王玉龄就问他:“要是在外面男朋友,你会怎么处置我?”

张灵甫知道妻子是想知道当年的内情才这样问,但提起当年的伤心往事,张灵甫也不再冲动,只是摇头笑了笑。

王玉龄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便继续追问道:“我要是真的出了这种事,随你怎么处置,我们家人是不会告你的。”

王玉龄乖巧的一席话顿时温暖了张灵甫,经过那件事之后,张灵甫的思想和心性开始成熟,他知道妻子是在慢慢引导自己让自己走出来,但张灵甫只是不说话,一直抱着王玉龄默不作声。

再后来,张灵甫告诉他,是吴海兰拿了他的东西,他反问吴海兰对方依旧不开口,事发前一晚我们确实发生过争吵,第二天他们就带着孩子回到了乡下。

在回家的路上,会经过他母亲的坟地,以往他们都会祭拜母亲之后再乘坐回家,但那一次她却拒绝下车,对此,张灵甫怒火中烧,回到家之后问她一些事情也不回答,张灵甫一气之下就拿起枪朝她开了枪。

尽管,当时张灵甫并没有告诉他吴海兰到底拿了他的什么东西。直到张灵甫去世之后,曾长期担任张灵甫的手下刘光宇说,吴海兰偷了张灵甫的文件。

张灵甫询问吴海兰时,吴海兰闭口不谈什么话都不说,所以张灵甫怀疑自己的妻子很可能是受人指使,所以当时他发火原因很有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妻子被利用。

因为那个时候,胡宗南的部队正在和红四方面军在川陕一带打仗,所以张灵甫丢了文件之后就一直怀疑是身边的人背叛了他。

其实,当时他并不认为是自己的妻子背叛了自己,所以当他询问吴海兰时对方却闭口不谈,而这样的沉默也终于惹怒了张灵甫,因此,他对妻子的怀疑也就越来越深,断定妻子就是那个偷他文件的人。

作为一名军人,是容不得自己的妻子背叛自己的,所以他只能把枪对准了曾经最爱的妻子。

在他看来,尽管是自己的妻子,但决定不能和自己站在对立面,自己只能亲手了结她。

尽管张灵甫与王玉龄的年龄差距比较大,但两人却没有丝毫的隔阂,在王玉龄的眼中,张灵甫就是那个最疼爱自己的人。

而这个男人在经历了现实的残酷之后,似乎更懂得了珍惜。他们会经常腻在一起,张灵甫也会给他讲自己读书时的事情,而王玉龄也始终坐在一旁静静倾听。

但张灵甫却从来不和王玉龄说自己的行军打仗的事情,在回忆当时的情景时,王玉龄似乎更能理解丈夫,他认为丈夫不告诉他是因为不想拿这些事来让他烦恼。

当时王玉龄还给丈夫打电话报喜,张灵甫也在电话里高兴地问道:“儿子声音响不响亮?”

随后,王玉龄也将儿子的照片寄给了张灵甫。然而,令人无法想象的是,就在这一年,张灵甫却在孟良崮战役中不幸身亡。此生,他都没能见到自己的儿子。

当时,王玉龄并没有收到丈夫战死的消息,丈夫也已经很久没有给他打过电话了。似乎,在她的心里,已经隐隐地感觉到了什么,周围的官太太也在安慰她,上战场一两个月没有消息是正常的,让她不要放在心上。

但不知从何时开始家门口一直都有两个卫士在门口站岗。终于有一天,王玉龄等来了丈夫的消息,张灵甫的部下杨参谋突然登门拜访,一进门就跪在了王玉龄的面前,低着头不说话。王玉龄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她似乎察觉到,丈夫可能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张灵甫去世后很长的一段时间中,年仅19岁的王玉龄意志消沉,也不愿意说话。但所幸,张灵甫在被围歼时,给蒋介石发电报汇报战况时,向王耀武告了别,也给王玉龄留下了最后一封遗书。

十余万之匪向我猛扑, 今日战况更恶化, 弹尽援绝、水粮俱无, 我与仁杰决战至最后, 以一弹饮诀成仁, 上报国家与领袖, 下答人民与部属。老父来京, 未见痛极, 望善待之, 幼子望养育之。玉玲( 龄) 吾妻, 今永诀矣。灵甫绝笔五月十六日孟良崮

王玉龄消沉了一段时日之后,突然意识到现在自己已经完全没有了依靠,还有老母亲和儿子等着自己养。1948年,王玉龄跟随南京政府撤退到台湾,全家人只能靠着抚恤金过活。

但这并不是长久之计,为了过活,王玉龄决定去美国留学读书,幸有在美国的孙立人将军关照,王玉龄才得以去美国纽约大学留学。

20世纪70年代,中国外交部部长黄华向王玉龄发出了回祖国访问的邀请书。经过几次的沟通,王玉龄终于回到了祖国。

“我当过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张灵甫是我的学生,我们没有把他争取过来,我有责任。”周恩来的一席话令王玉龄倍感温暖。

2007年1月份,一家媒体独家采访了王玉龄,而王玉龄也决定将丈夫当年杀害前妻的实情娓娓道来,为丈夫洗刷冤屈。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2007年4月,79岁的王玉龄也来到了魂牵梦萦的丈夫身边,在孟良崮的山洞中,满怀爱意放下了一束花环以表相思。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